您的位置首页  中山文化  娱乐

一人就,韦斯利.a.拉姆齐业 全家脱贫

转移就业脱贫,政府牵线,供需匹配,粤湘鄂劳务协作试点启动
一人就业 全家脱贫

 

湖北省郧西县城关镇农民丁秀丽,最近在深圳富临大酒店客房部找到了新工作。她乐呵呵地说:“以前在县里的超市打工,月收入不到1000元,现在包吃住,一个月3000多元,我干脆把老公也一块拉来干了!”

丁秀丽的机会,来自今年人社部与国务院扶贫办启动的粤湘鄂劳务协作脱贫试点。

新时期脱贫攻坚,转移就业是一个重要渠道。“一人就业,全家脱贫”,到2020年,我国将通过帮助农村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,解决1000万人脱贫。此次试点,目的就是为广大贫困人口找到稳定就业的途径,形成可推广、可复制的工作机制。

年龄偏大、技能低,出不去、不稳定,贫困劳动力自主就业困难重重

从湖北郧西县东寺村到深圳,身体不好、缺乏技能,30多岁的钱大堰,不久前终于在“就业月老”牵线下找到了工作,家乡的老父亲钱正仓也松了口气:“儿子能有个活干,养活了他自己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农村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,最大的问题是出不去,有的年龄偏大、技能较低,有的是因为家庭因素,上有老下有小,走不了。”人社部就业促进司统筹就业处处长杨颖琳说,打工无门的贫困户,是这次政府牵线的重点。

“通过稳定就业,可以达到‘就业一人、脱贫一户’的目标。”郧西县人社局局长魏荣冰说,据测算,在广东就业的贫困人口试用期满后,月净收入3000元,以家庭平均5口人算,年人均收入7200元,远高于当地的脱贫标准线4300元。

郧西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4.3万人,其中有劳动能力的7.3万人,县里确定了劳务协作就业的3个主要方向:已经赴广东就业的,进行跟踪服务,实现稳定就业;对有就业意向的贫困人口,实行人岗对接;对初、高中毕业未能继续升学的,进行定向教育,使其成长为技能型产业工人。

走出去不稳定,也是贫困劳动力的一大难题。25岁的陈巍同样来自郧西县农村,他讲起自己的打工经历:“提着行李箱东奔西跑,去人才市场、工厂门口,也在网上找过,还被中介坑过200块钱,很心酸。好不容易找到工作,每月840元的底薪,还时不时拖欠,没多久我就回家了。”

搭上劳务协作快车,陈巍成为深圳美律电子的一名品检技术员,月收入近4000元。“这次找工作和之前大不一样,政府帮我们对接好企业,从湖北一直送到深圳,心里踏实多了。”陈巍说。

从今年4月至8月,郧西县共组织劳务协作专场招聘会11场,共组织2352名贫困人员进场应聘,有374人实现赴广东就业。

“两份清单”让供需精准对接,教育培训让贫困农民技术在手

贫困劳动力想干什么?企业需要什么岗位?精准对接是道难题。

深圳市与劳务输出地建立动态机制,一份求职需求清单,一份岗位供给清单,让供需信息有效对接。为提高就业精准度,双方建立起“三来三往”对接模式:先根据输出地贫困劳动力基础数据,初步收集求职意向;然后发动有用工需求的企业针对性开发岗位,并将信息反馈输出地;最后,招聘企业再次筛选,提高岗位适配性。

深圳市出台政策,鼓励多用、用好贫困地区员工,对接收贫困人口就业9个月以上的企业,按每人1000元标准给予稳岗就业奖励。

招进来还得稳得住。深圳专门开发了贫困劳动力跟踪服务系统,全过程闭环式管理。建立岗位储备制度,按1∶0.3的比例储备有效岗位。

坪山新区就业中心主任黄向英介绍:“前段时间有2名员工反映岗位不适应,我们了解情况后,根据他们的特长和意愿,一对一服务,新找了一个家具公司工作。”

找得准还得干得了。教育培训是贫困劳动力稳定就业的根本之策。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我们公司针对贫困劳动力设计了入职培训,有专门老师辅导,直到能独立上手。已经有3位员工转为生产技术岗位。”深圳欣旺达电子股份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李章溢说。

来自湖南省花垣县朋岩村的石刚,经过培训,从电焊工晋升为模具技工,月收入4000元左右。“有技术在手,今后饭碗不愁了。”石刚说。

智力扶贫也是劳务协作的重点。在农村,初、高中毕业后未能继续升学的“两后生”大有潜力,“这类青年接受免费职业技术教育,学习一技之长,能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。”杨颖琳认为。

20岁的吴邵东今年刚从湖南花垣县边城高中毕业,看到“两后生”的政策后报考了深圳市技师学院汽修专业。“免学费,来回车费报销,每年还有3150元的生活补助,家里负担轻多了,而且专业实用,毕业就可以就业!”吴邵东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政府牵线搭桥,贫困劳动力向精准输出转变。截至8月底,深圳市36家企业提供与贫困劳动力意愿匹配度较高的岗位3887个。在智力扶贫方面,广东省录取157名贫困地区“两后生”入读技工院校。

贫困劳动力稳岗率不高,“造血式”智力扶贫、就地就近就业是关键

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不少贫困劳动力虽然通过劳务协作找到了工作,但稳岗率仍然偏低。如湖南省花垣县向广东省输送的116人中,已有78人离职或返乡。

多家企业的人事负责人表示,贫困劳动力离开的原因多样,有的不适应工厂工作节奏,有的不适应城市生活,还有的是家庭原因等。

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分析:“贫困劳动力跨省转移就业,面临较高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,,如果单纯靠两三千元工资,可能达不到他们的预期。”

一些企业提出,贫困劳动力素质与岗位要求有差距。“我们从事电子制造,女性更有优势,之前企业招的都是20岁—30岁的女性,这几次劳务协作招的大部分是30岁以上的男性。”深圳美律电子有限公司人事副主管申全表示,从新近来粤的贫困劳动力看,大部分人只能从事保安、保洁、仓储等技能要求较低的岗位。

如何让贫困农民通过转移就业稳定脱贫?“必须大力开展‘造血式’智力扶贫,切实提高贫困劳动力的就业技能,真正提高就业质量。”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负责人表示。

引导就地就近就业,实现“凤还巢”同样重要。在湖北省郧西县恒达扫帚厂,有60多个留守妇女、老人、残疾人常年在那里工作。“我们这儿都是计件干活,工作时间灵活,这更切合农村实际。”合作社理事长胡朝柱介绍说。

“对年龄较大、技能较低的贫困农民,就地就近就业是值得鼓励的方向。”杨颖琳认为,这需要依托发展当地产业、易地搬迁扶贫等多渠道开发就业岗位,实现多渠道就业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