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 中山经济  楼市

知识服务,都是寂寞惹的祸dj的长长短短(1)

知识服务的长长短短

 

  杭州西湖边上,“2016自媒体知识经济大课”,打出“知识的力量”这样的主题。一时间,知识服务,就这样不知不觉被叫嚷成似乎是互联网航线上的新大陆。

  回头看这两年,大批互联网企业开始或高调或悄然进入这一领域,不乏用一群非专业领域人士的公众人物、甚至是娱乐化的明星做“答主”的服务模式纷纷登场,,而消费者们似乎也愿意花上几两银子去获得答案,看起来,所谓的“知识付费”也渐渐被认可。

  1.什么情况?

  出版人觉得,教育出版、专业出版,是出版业三大板块之两个重地,直接生产知识、传播知识;即使在大众出版的板块,也有大量基于知识的大众阅读产品生产啊!

  而且,知识服务的概念似乎是图情界一直在闷头推进的玩意儿,出版人刚刚反应过来要在上游开始切入,与图情界合作,共同提供知识服务,咋就忽然成了互联网的模式了?

  不奇怪。

  广大消费者为“知识”付费,其实是在找“信息选择代理人”啊!

  信息是分层级的,原始信息、数据、高级信息、知识,其信息含量和信息价值在逐级提高,当下一级的信息供应超过一个量级规模,从中提取高一级信息的成本(包括时间成本)就会陡然提高,所以,海量信息这东西,其实真不是啥好事。

  消费者还没有享受够“海量信息获取的便利”,就马上掉入陷阱。个体对信息处理的困难,对获取路径和获取方式,都出现“选择”困难,别忘了,还必须同时特别小心提防那些昧着良心提供错误、甚至错误到可以致命的信息的所谓“百科”内容产品供应商。

 

知识服务的长长短短

 

  个体消费者对信息的选择问题,说到底是选择信任哪个“信息选择代理人”的问题。今天的互联网企业所努力扮演的角色,恰恰是传统出版机构、图书馆曾经扮演的角色。

  2.出版人做知识服务的长短板

  原新闻出版总署从十年前开始论证推动知识资源数据库工程,直至十二五后期,在新一轮论证过程中发现,此前被技术企业(且是传统技术企业)牵着走的太远,偏离了出版的主流之道,简单说:不全面。所以提出要构建知识服务体系,不只是技术研发,或者说,甚至首先不考虑技术,而是先从知识服务的场景设计出发,从知识服务模式倒推回知识产品生产,再回到知识资源采集、积累、管理、挖掘、复用、循环、加工。

  同时,从产业链角色布局、标准、政策门槛、技术、模式多方位考虑,政府扶持、行业机构组织、项目带动、企业为主体,兼顾公共服务与市场服务,兼顾传统业态与新兴业态主体,既要满足消费需求,又要引导消费,不能任由错误的知识内容、垃圾内容泛滥,构建起健康良性的知识服务体系。

  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。

 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。

  为了看清出版业目前在知识服务方面的长短,机构改革后的总局,开始启动专业出版领域的知识服务模式试点,寻找传统出版机构的长短板,努力推动传统出版人找到最终的路径。

 

知识服务的长长短短

 

  传统出版业的长板在于:

  一是有大量优质知识资源,既有大量的存量知识资源,又有每年都在不断翻新的增量知识资源;

  二是聚集了大量的知识资源创造者,很多专业出版社都有相对固定、并不断扩大的专家作者队伍;

  三是具有大批积累了知识产品生产经验的编辑。

  传统出版业的短板在于:

  一是对知识的精细化加工不足,知识体系建设、知识本体、主题词库的建设都还相对落后,这与出版业长期对技术的敏感性不足有关,更与长期的粗放式管理方式有关;

  二是对用户的需求调研不足,对知识产品形态、知识服务模式的想象力不够,这是出版业长期的知识市场垄断地位带来的惰性,也是传统时代对出版人创新精神用各种体制机制加以束缚的恶果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